2016年11月6日 星期日

非關正義 唯有慈悲




        有位職場友人問阿姐,有同事請托能否在其翹班期間,若主管突然找他時,可否代為掩飾不在場事宜。  他說其實他是不擅長說謊的人,心中也老大不願意,但對方卻一副你該幫我這樣做,因為我們是工作搭檔的姿態,他也擔心萬一拒絕此掩飾請托,以後恐怕在工作上的共事將產生嫌隙。  阿姐只問他如果這樣的協助掩飾,萬一被主管發現,那是不是自己也成了共犯,非關工作的事情,自己理當有自己的選擇權。

        前不久有位朋友提到過去曾從事業務工作,為了達到業績,難免會有一些心口不一的行徑,久而久之會成為習性,因此必須常常提醒自己。 我想應該是同樣的道理,當你說謊成了習性,為了編織出不同的謊言,你必須用更多的謊言來包裝,久而久之編織包裝成了習性,也就成為生活中的理所當然。 同樣的幫助他人圓謊,你也必須編織出一套自己的謊言,這樣的包裝若僥倖過關,那你可能給了他人說謊的信心,間接助長了他人繼續為之的不良行徑。

       生活中難免需要一些善意的謊言,工作中也難免會有一些相互遮蓋掩飾的事項,這樣的掩飾如果能協力成事,也可說是好事一樁。   反之在工作上可能會有工作的勞逸不均發生,若牽扯到個人的品格與操性,倘未能謹守既定原則與操守,恐無法幫助他人,反而易助長他人的貪婪。

        「被討厭的勇氣」一書中提到的課題分離,就是要我們不需活在他人的期望中,不需要因為怕失去他人的認同,而喪失了自己的選擇權。 尤其是當那個期望已不是你可以接受的行為時,大可以勇敢說「不」,即使因此被討厭也不足畏。

        要勇敢的說不而不怕被討厭,不是要我們只站在自己的觀點上去說不;同樣的同理心與助人的心,也不是站在他人的立場一味的去迎合。 這些都必須要用大智慧來面對與取捨,也因此唯有用慈悲心來做課題分離,真正的慈悲是不讓他人與自己的心感到不安,讓心中的不安縮小到最小,才是靜心安心的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