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1月3日 星期二

[職場人生] 遇人不淑誰之過


        裁員在外商可說是司空見慣,外商對於境外的單位,會因業務或成本考量,時而擴編、時而縮編甚至裁掉整個部門。記得阿姐曾待過的一家外商,就曾在三年內籌組百人研發團隊,成立甫二年又整個團隊裁撤的際遇。 還記得當年有一名從總部請調台灣的資深台籍員工,要求來台後承續他在總部二十多年的年資,當研發單位要解散的時候,用舊制計算的退休金條例,讓此員工真的開開心心的退休去了。 (註:當年的阿姐尚未掛牌人資)

          之前曾很開心的著文寫了篇小貓用自己的興趣自學,擁有的就業力,說著小貓畢業後馬上找到了職場的第一份工作,開心的在FB發布了終於脫離米蟲的宣言。 孰料工作兩個月後,由於小陸資公司失去了主要的業務,小貓便跟著公司失去的業務也失了工作,因此有了職場的短暫經驗加上資遣經歷。 阿姐除了不捨小貓初入社會,便經歷職場的殘酷情事,但也慶幸時間還算短,若所適非人寧可盡早離去;經歷此種負面職場初體驗,只要能不自我喪志,每一種經歷都可以是不同的職場養分。 小貓經過第一次職場滑鐵盧後,除了思索如何繼續精進本身興趣上自學的不足,也因為稍稍有了職場商業化作品的概念,在第二次工作的尋覓中,除了秉持自己找工作的初衷,繼續依著自己的興趣尋找,也因著兩個月的職場經驗,將新作品畫風做了些調整,於是在比第一回合多一些面試機會後,仍舊可以從事她喜歡的畫畫差事,繼續小資女的職海奮戰。  小貓在新公司入職不久,說她下個月會是個加班月,原來她的國外美術總監要來台灣邊趕工邊做OJT (On-Job-Training),小貓的加班OJT月就這樣忙碌的展開。

        前一陣子的幾天長假,聽著小貓談著第一份工作中那兩個月的日子,主管並沒有甚麼工作交辦,有時就任由她一整天沒事的待到下班,小貓就在電腦上自己練畫,或試玩公司代理的新產品。 在那段期間從沒聽小貓有任何怨言,只是說職務職掌所需的工作,目前公司尚未有業務事項可以交辦。   說著自己在公司練畫的速度,希望可以熟捻到符合公司未來工作時效的需求。 而現在談起當時沒有任何教導也沒有給予交辦事項的主管,只淡淡的說著對於那種年過四十,有著自己想法的主管,不是她所喜歡的類型。 說著但是主管對她也不差的,所以也沒甚麼好抱怨的。   最後一天小貓主管對她說,沒有甚麼事情可以給她做,所以她的離開是好的。

        阿姐卻要說,對於畢業新鮮人的帶領,本就要有一套訓練計畫,因此不管有沒有可以交辦的事項,都會有基本功或基礎項目可以指導交辦的,身為主管對於部屬的帶領,本就責無旁貸。 阿姐看著小貓淡淡的說著她的職場第一份工作,想著那段期間可以忍住沒事做的情節,而此時能以高EQ的態度來回顧那段日子,阿姐的不捨已因小貓的職場熟成力,轉化為淡淡的欣慰。

        職場的遇人不淑,有時是公司政策的搖擺不定或經營不善所致,有時也可能是身為主管者未善盡帶人的職責。 對於非人為因素的遇人不淑,通常只能默然接受或漠然離去;選擇默然接受者,更必須接受存在的現狀。 職場就如同婚約一般,是人生另一座誓約的殿堂,一旦選擇,就必須接受所有的好與不好,在可以努力的範圍內相互磨合,找到一個可交集的極大值,再一點一滴的將直徑往外擴張,直到圓滿。 否則你可能只好選擇漠然離去,追求另一個明天會更好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