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3月15日 星期日

[職場人生] 擁有最後一天的選擇權


每個人都會面臨職場的終點,當這一天到來時,你要當個主動選擇者還是被動請離者。

        在漫長的職場生涯中,總會遇見不同的人在職場最後一天的不同狀況與反應,有的長噓口氣說著總算等到了這一天,我累了,我也想走了... 諸如此類的說法,顯然職場已不是他們的生活歸依,顯然每日的上班已在消耗精神與能量。  有的張口結舌說著怎麼會是我,即使我現在無啥功勞但也曾有過貢獻,我不甘心....,諸不知企業非慈善事業,每個員工必須擁有效能,諸不知當大家說著唯一不變的就是變的時代,如果不能跟著企業的變化做技轉或心轉,隨時都有可能從企業的最愛到不愛。 能不能在職場的最後一天擁有尊嚴的離開,是我們可以先行規畫與設想的。

        自從台灣有了無薪假,企業資遣員工與員工的被資遣已不是新鮮事,也因此被資遣的員工也不會如過往般,一定是不適職的員工或會因此成為職場生涯的一項汙點紀錄。 年輕世代對於工作的自主性愈來愈高,換工作跳槽有時在於自己對工作的奇檬子。 職場中生代在換工作時,多了一些考量,對於下一份工作的轉換,加入了自我的期許,已成家者多了現實生活的需求,蓄勢待發想躍龍門者更將跳槽當作升官加爵的一項手段。搭乘職場末班車者,尤其是邁入五十知天命、六十耳順者,儘管勞基法已將勞動年齡延長至六十五歲,大部分的企業對於高齡者仍不知如何善用與晉用,多數人多嚴守本份的原地踏步,等著拿到職場的最後一筆金,能仍在檯面上馳戰職場者,多為仍持續不斷投資自己調整自己職場定位者,或尚未找到放心接班人的企業主。

        每個人都有不同時段與不同狀況的職場生涯,在每一段職場的最後一天,你要擁有自己的選擇權,或被動的任由職場權勢者的支配。 阿姐在不同階段的職場生涯,都有不同的選擇與境遇,也看過與聽過不同人的不同選擇與遭遇。 在職場的最後一天,你可以有所選擇與規畫,有時由人有時不由人,但如果能客觀的先行評估自己的職場態勢,那麼最後一天的到來就不會讓自己特別驚訝或難以接受了,而任何一段職場最後一刻到來時,你都會是每一場局勢的主動者。 即使不如預期,也不會有太多驚訝而能坦然接受的走向每一步的人生規劃與旅程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