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2月25日 星期三

[生活隨筆] 菜籽命的韌性


        過年在婆家鄉下的廟宇,小貓看著廟宇內刻有捐贈者名字的一片片壁畫,說有總管與伯父姑姑的名字,那捐贈名字有否有著稱謂順序。  我看著另一片招弟排在第一位的名字,其餘的為別的姓氏,想著許是一位女性長者。我跟小貓說,過去在重男輕女的時代,女子的出生,總是不受喜好,因此命名也就不受重視,許多以諧音來命名,若有名謂招弟、罔市、罔腰者多為女性。

        我想著與自己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小阿姨,就被取名為「滿足」,還好當年報戶口時的
戶政人員登記為「滿祝」,讓小阿姨的名字少了些許菜市場味。  雖為同樣年歲的小阿姨,在以經營腳踏車店與賣檳榔的外公外婆家,要養活一個四男四女的諾大家庭,對外公外婆是極為困難的。也因此母親當年的婚姻選擇是以能過溫飽日子為主要選項,當年若不是母親極力遊說外婆讓與我同年的小阿姨繼續升學,小阿姨小學畢業後或許就進入就業市場,也就無法有現在一份穩定的公職工作。


        今年過年聽到了婆家鄰居的剃頭店的阿嬸得了腦瘤,剛開完刀兩三個月,已經又開始營業,婆婆說她就是很愛剃頭的啦。 在另一頭開美容院總管的小學同學,只知道早早便已單親扶養著兩個子女,雖然兩位子女皆已成年也有了工作,一大清早婆家的羊奶是她送來的,聽說送完羊奶又去早市工作,除夕晚上還有許多客人來要她的電話上門洗頭,直到晚上。  年初一兩位剃頭嫂與洗頭婦,跟著小孩一起出遊,我問來收羊奶罐的美容院鄰居,孩子都長大了,還須從早到晚做得這等累呼,她說沒事情就要找事情做啊,不然閒著要做啥。


        平常由嫂嫂與婆婆看顧的雜貨店,在年節時特別忙碌,生活雜項在雜貨店裡,別說價位連放在哪裡都無法找著的自己與貓兒,在忙碌時只能充當臨時收銀員的份。 我問早早嫁入婆家的嫂嫂,忙累否?  嫂嫂答說婆婆仍精力充沛的,哪能說累。  我看著在廚房後院忙著醃漬剛採收的楊桃,說著要做拜天公用的山珍海味,那幾年前因為雜貨店勞累開了脊椎,時不時要到醫院檢查身體,到了傍晚便鬧頭疼的婆婆,此時腰桿子挺直嗓門子清脆的說著,要做山珍海味拜天公。


        小貓看著一個被抱在懷裡的嬰兒問著:「那被抱著的嬰兒會有多重?」 我看看抱著嬰兒的母親,對著小貓說:「為母則強,當妳成為一位母親,不管多重的嬰兒妳都會抱得動的。」

        台灣女性過去被稱為油麻菜籽命,女性的一生必須隨著命運的安排,就像菜籽一般,隨處飄落隨遇而安。 阿姐看到的是,菜籽命的韌性,雖跟著命運漂泊,卻有著強韌的韌性,在不同的領域與生活環境中,散佈著堅忍與堅定的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