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8月23日 星期六

[阿姐趴趴走] 吳哥旅遊有感 ~ 憐憫與慈悲


        此次的吳哥窟古遺跡之旅,雖見識與讚嘆了古文明的宏偉,卻也對於在旅人遺跡遊旅處,隨處可見的乞食與乞討小童,有著錯綜複雜的心情。


        在湖邊跳水的孩童,本以為是戲水的童稚遊戲,有人說是這些孩童見到遊客的行為,看能否有幾顆糖或小小的零錢贈與。 我在另一處有見到孩童將附近的花採摘下來,遞給遊客,想必也是同樣的行徑。


        在迴廊等候遊客經過的孩童,趴在地上看著由小變大的人潮,似乎成了日常消遣,沒有太多表情與動作的繼續在迴廊等候的一個個與一群群孩童,圍著觀光客說著:Give Me糖果、一千元。 大一點的孩童已經可以幫商家兜售商品,一個價錢由一件到三件的降價,觀察著你的目光是否給予同樣的關注,亦步亦趨的追隨著你的步伐,直到你棄械購買或無視於其存在的離去。


        地雷受害者團體組成的文化藝術樂團,在旅人行經時演奏著民俗音樂,一隻義肢擺放在捐款箱旁,似乎在訴說著戰爭的殘酷。

        一個國家國民的生活水平與穩定與否,隨著國家的政經情勢好壞有著極大的關係,柬埔寨經歷不斷的戰爭與赤棉內戰,讓國家與國民生活窮困經濟緩步。 




       還好吳哥窟遺跡帶動了旅遊經濟,吳哥城所在的暹粒市,就是完全靠旅遊發跡的城市,也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於擁有此旅遊經濟的重視,因此到吳哥窟旅遊已沒想像中落後國家的不適。

        五星級的飯店住起來很舒適,每日定時有竹製樂器演奏,每天集合時聽到的是新鴛鴦蝴蝶夢的演奏。還有用蓮花摺成的一朵朵花在水缸裡,很是賞心悅目。



        離開飯店後的市區街景,卻是另一番景象。 回國後腦海一直在吳哥窟遺址與遺跡裡穿梭的孩童影像中徘徊。

        阿姐在旅遊前特別做了一下網路預習,知道多帶一公斤行李的意義,也因此將家中的文具整理了一包帶去;知道了對於乞討的孩童不給糖以免孩子蛀牙,不給錢因為錢都到父母手中。  第一天的第一個停靠站,給了抱著小孩的孩童一千柬幣,接下來的每個停靠站,總是車門一開便一群孩子群集,口中念著給糖給錢,接下來的每個地方成了聽而不聞視而不見,在給與不給的煎熬中,在憐憫與慈悲的感受中徘徊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孟子曰:「人皆有不忍人之心。.....」 任何人都有不忍他人受害的心。 孟子告子上曰:惻隱之心,人皆有之。  惻隱表對別人的不幸表示同情,形容對人寄予同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聖經辭典說,“憐憫”就是“由於愛心的關懷而促成一種憐恤的感觸”。 在約壹三:17說明著:“凡有神的愛的人,必會因憐憫人而盡自己所能,用行動來幫助別人的需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 佛家講慈悲心,大智度論說:「大慈予一切眾生樂,大悲拔一切眾生苦。」。慈悲是一種拔苦與樂的大慈大悲精神。 佛家說慈悲之行持具有:慈悲不忘報,不自誇;慈悲為別人著想,不為自己著想;慈悲不分別所施的對像,一視同仁。

        阿姐沒有宗教信仰,也因此讀了以上各家說法的整理,只能自解每個國家不同的國情造就不同的民情。 你起了憐憫心後用實際的行動去幫忙,你發了慈悲心用不行動盡慈悲心。 你有不忍人之心對眼見事物寄予同情,但以無情的慈悲不行動,來激勵對方自我成長。  阿姐想著,在旅遊的這些天來,有各方好友對於當地現況的互動,依稀可以感受的即令觀光旅遊帶來了經濟成長,但對於國民的實質效益似乎沒多大的成長,孩童仍在乞討中生活,海關仍習慣於索賄,一個國家的政經關係真的影響國力亟巨。 阿姐想著這些孩子不需要憐憫而是有情的慈悲。

後註:
佛教的慈悲主義
星雲法師在普門學報中,將慈悲的定義與層次寫得極好,將慈悲分出了十個層次來討論,剛好可以詮釋慈悲的有情無情、有求無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