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4月6日 星期日

[生活隨筆] 植樹 門前桂花恆久香


父親在桌上留了紙條,
寫著門前ㄧ株桂花樹已枯,要我們補植ㄧ顆。
門前的桂花樹,是父親初置此石屋便栽種的,
母親說是她要父親在石屋前栽種桂花的,
記得小時在斗六家中庭院裡有ㄧ株桂花樹,
母親常在樹下看書品著花香。


在花市選購兩株桂花樹,
巧遇鄰居老王家人幫忙種樹,
王家媳婦仍不斷埋怨著,
當年的屋主公公背著家人私售此屋給父親。
我忙不迭地謝謝說著我們有著好緣分,
有如此的好鄰居;
我忙不迭地謝謝說著我們有著好福分,
能共享此古老石屋。
我開玩笑的對王家媳婦說著,
ㄧ起種的樹可要一起看顧才好。



門前的桂花樹經過幾十年的春夏秋冬,
也陪著貓兒度過無憂的童年歲月迄今,
我了解王家媳婦的埋怨以及老屋情結,
就像總在石屋尋覓父親的隻字片語,
以及回味著與貓兒共度的春夏秋冬。
父親說門前的桂花樹枯了要我們給補種起來,
今天與王家媳婦一起栽種了兩株桂花樹,
我知道石屋門前的桂花將與雙親與貓兒的情,
日日夜夜歲歲年年恆久香。
註:有關石碇石屋的部落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