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4月6日 星期日

[生活隨筆] 2008-07-15 石碇石屋於Year 2008

石碇石屋於Year 2008
原載於PC Home 黑貓的窩部落格 2008-07-15
圖:石屋外觀

        自從說要去石碇石屋打地舖過夜,讓那些聊它個三天三夜也難解青春年少回憶癮的熟女們通宵達旦 ~~阿霜特來函致意,要將老女人字眼去除,以免有人看了礙眼,但黑貓卻覺得挺好的哩! 為了不讓人覺得礙眼,特別用熟女一詞,但卻讓黑貓自己覺得礙眼起來了!~~

 圖: 庭院裡父親親手挖掘的池塘與池中錦鯉與栽種的石上榕樹

        想必已有許多人對著石碇石屋興起非分之想,說那石碇石屋還真是棟貨真價實的石屋,只是高齡老屋無法承受長年漏雨之補,於是兩年多前總管將其搭建二樓,終於有了可以隨意翻滾的二樓地板大通舖,想當初一樓戈吱戈吱響的木床,還是老爸當年在榮工處上班時,從那兒取來的不要的船艙壓箱板木頭搭建起來的,經過了數十年的歲月,仍舊完好,只是木頭開始腐朽有了碎屑掉落,偶爾還會發現一段蛇皮睡在床緣,說要過夜還真的毛毛的。

        想當初石屋在修建時,貓窩總管每個週末都去打工,除了監工也順便做些整理,那段時間想來還真辛苦,黑貓也曾有幸參與幾回,每回總是腰酸背痛的回家。

圖: 修建好的二樓地板大通鋪

於是石碇石屋經過這番改頭換臉後,於古樸中展現新機,
小小的石屋從此成了貓窩逃離台北盆地的好去處。

圖: 鋪上觀音石的浴室後是一片竹林
        雖說多了個好去處,卻也因貓兒課業關係,加上小貓對於睡石屋地板感到極度不適,於是去年一整年的小貓備戰期,也由著小貓的喜好而窩在台北了。

        前些時好不容易貓窩一起到石屋換氣,黑貓最喜歡在石屋做的事就是睡覺,在空無一物的大大的空間裡,躺在木質地板上,聽著屋頂上及屋後竹林裡傳來的鳥踩踏及鳥鳴聲,乾淨的空氣似乎將胸中的濁氣掃清。這裡可以安心的大口大口呼吸,不怕一丁點空氣污染。

圖: 友人執意贈予的樟樹頭

在潮濕的室內無法打理,放在庭院任其日曬雨淋的,
也可當上庭園的座椅

圖: 回程遇到的夕陽

         想著想著,想到了當天回家途中見到的父親背影,酷愛山野又堅持居住於山野的父親,只要在台灣幾乎就在斗六山上與石碇兩地居住。也因著父親早年的喜好山野,而有了石碇石屋的緣起,那看似健朗卻又蹣跚的背影在心頭久久不去~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