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3月4日 星期二

[阿姐看電影] [遲來的守護者Philomena] 未婚媽媽的原罪與親情告白 ~ 孩子! 我只想知道你是否曾有一刻思念過我!!

 
        在落雨的傍晚,決定讓自己心靈放空的進了電影院,「遲來的守護者」確實有著某種程度的療癒系。 
 
        這是一部取材自愛爾蘭的真人真事電影,有著極豐富的故事性與人性的暖度與張力,可見人世間無時無刻有許多感人的故事與不同劇碼,埋藏在許多不知處與不知名的角落。
 
        本片集製片、編劇與男主角為一身的史提夫庫根(Steve Coogan),在2010年於紐約停留期間,無意間讀到一篇標題寫著:『天主教教會賣掉了我的孩子』的文章,與一張不搭調的男女合照相片,便直覺的喜歡上此故事,並在此部電影的原著《菲洛米娜的遺失之子The Lost Child Of Philomena Lee》還未上市前,便向作者馬汀買下電影改編版權。
 
        因未婚懷孕被送往修道院收留與贖罪的女主角Philomena,在當年保守民風的愛爾蘭純樸小鎮裡,是不被社會與家人所接受。 而與她同樣境遇的未婚懷孕女子,許多都因分娩過程死亡被埋在修道院旁的亂葬堆;成功生育的未婚女子則留在修道院內,以有罪之身無償的工作來贖罪,她們辛苦工作一天的企盼與等待,就是可以擁有與自己孩子共處一個小時的快樂時光。  然而修道院背地裡做著販賣小孩的勾當,於是Philomena在兒子安東尼三歲時,修道院將安東尼賣給了從美國來選小孩的養父母,Philomena被迫與兒子從此分離並不知其去向,Philomena將這個祕密放在心裡五十年,卻無一刻不想念著兒子安東尼。
 
        當Philomena的女兒知道媽媽的這個祕密與想尋找兒子的心念,找了位時值失業的無神論記者,希望能協助母親完成心願。 這兩個在思想與信仰皆南轅北轍的搭檔,在尋子任務的互動磨合中,劇中以時而辛酸時而詼諧的手法,讓觀眾跟著劇情在悲情或失落後也能莞爾一笑。 當然也在販嬰議題上對修道院修女對於宗教信仰罪的執著,在其對於所謂汙穢罪之不可赦,然而在其所犯下的販嬰圖利之罪卻堂而皇之的不認錯,有著某種程度的批判。
 
        Philomena最終找到的是兒子安東尼已故的事實,但還是想知道兒子是否有一絲想念過母親的念頭,而繼續跟著記者馬汀尋訪兒子的故識,發現到的是更多被隱藏的秘密,包括擁有聲望的兒子必須埋藏於世人的性向秘密。 這時Philomena也感概的道出,孩子與她同樣也有隱藏秘密的難處與困境。 於是這對母子的互相尋覓中,在生時無法相會,却在Philomena繞了一大圈後發現兒子已葬在自己屢屢探詢,而一直無法從修女口中得到答案的修道院內。
 
        一部看似劇情簡單的電影,用了人類最珍貴的親情來打動人心,一位在強烈宗教信仰教義下背負著原罪的母親,一路走來不論加諸於己的是合理或不合理,Philomena選擇寬恕與愛來對待他人與面對人生。一位生活單純的母親,在尋子的過程中,總在某種程度的被迫妥協中,因著想要尋找兒子是否思念過自己的信念下,又再度勇敢的面對內心的掙扎與解剖內心的痛處。
 
        片中最喜歡的橋段一:當與Philomena一起尋子的記者,揶揄Philomena總覺得外在事務的美好以及周遭人的良善時,Philomena不客氣的說著:「你應該在自己高高在上的時候,對下面的人客氣一點,因為有一天你掉下來的時候,說不定還會碰到他們。」
 
        橋段二:當他們知道其實安東尼在死前曾回到修道院尋找Philomena,但修道院的修女刻意阻撓不讓母子相見的事實時,看似無智識只喜讀言情小說,一輩子對宗教信仰篤信的Philomena,在信仰終將瓦解時對著修女說著:她知道這樣做很難,但是她選擇原諒;反觀更博學多聞的記者卻無法原諒。
 
        在濕雨的天候中,躲到電影院看著這部有溫度、有暖意、有情義;有信仰、有執著、有批判的電影。  這許多的種種更凸現出人世間最偉大的母愛,因為母愛可以接納他人眼中的不美好、不公允,也因此母愛可以包容所有與原諒所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