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2月13日 星期四

[職場人生] 我自主因『我來』


        『我來』是阿姐一位人資前輩在工作經驗分享時說過的心得。 當時只認為是在職場與人互動時的不計較,近日卻對此『我來』有不同的感觸。

        在職場有許多時候,會因為職務的調動或任務分組的變異,有些原先不屬於或屬於自己掌控範圍內的工作,會因為任務分派的不同,所屬權或掌控力時而削弱時而增長。  但對於任務本身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,也就是所有任務都是需要被完成。  因此我們可以知道,在職場工作中事情的達成使命是不變的,而主事者常常會是變動的。

      『我來』來自於對於所有事情有主動為之,甚或搶先為之,以行動力與主動的心態完成。  需要我來的工作,大多時是在任務分派時,屬於較吃重或無人問津的,甚至是瑣碎不被看好的角色。  由於任務的需要被完成,若剛巧某些工作的職責與掌控屬於模糊地帶,尤其在跨部門合作時,便會有許多工作的重疊,容易產生工作中的灰色地帶,乃至工作內容孰重孰輕的勞逸不均,或分派不清的狀況。  如果大家都以袖手旁觀的心態看待,那專案的延誤或某些環節與工作項目的無人處理,倘若又沒有良好的專案管理能力,往往造成任務的延遲或失誤乃至失敗。

        將工作領域的邊界線劃分得清清楚楚,初看起來似乎是權責分明,主事者也可針對權責與界限範圍工作,但謹守工作界線與領域,刻意的不過問與介入他人工作,似乎又有將非關職權職掌的事情撇開畫清界限。 以現在的職場生態需要跨部門跨多元的合作與協作,那模糊不清的所謂灰色領域已愈來愈大,界線也愈來愈不明顯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當『我來』的心態不在,變成由人。 這由人成了由人擺佈,有時不但失了先機,也失了主導時機。  看似自主,實質卻反倒將可能擁有的主控權拱手讓人。

『我來』我可自主,由人由人主宰。
『我來』我可擔當,由人任人使喚。
        『我來』來自於內在發心的我想,『我來』來自於助人的我念,『我來』也來自於不計較的我願。  這個我將與無數個你我他一起來,將不可能變成可能,將貧瘠變成富裕,將利他變成利已。   『我來』的生活將無限美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