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6月4日 星期二

[生活隨筆] 曇花再現


2013.0603 晚  曇花盛開

「鄰街巷口的曇花開了,曇花開了,爸爸趕緊帶我去看,我沒看過曇花ㄟ!
我一路嘟嚷著衝進了家門。

         昨天的週末社區韻律課中,社區媽媽說巷口的曇花花苞累累,肯定過兩天就要開了。
        她說:「去年就開那麼一天,我放在FB上,隔天鄰居要照相就來不及照,都凋謝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我說:「我沒看過呢! 那要通知我喔!  好心的社區媽媽留了我的電話說花開就通知我。

        晚上人還在外頭,社區媽媽又留簡訊又打電話來說:
      「同學! 快來看哪! 巷口的曇花開了。」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3.0604 am6:10  曇花凋零
         我一路嘟嚷著曇花開了衝進了家門,老爺聽了沒吭氣的往門外走著。
 「爸爸! 你要帶我去看曇花喔! 我要去看曇花,我要去看曇花,我這輩子沒看過ㄟ!
     老爺騎著那台久未打氣癟著輪胎的腳踏車,載著如小孩般雀躍的嚷嚷著的我。
 「爸爸! 就在巷口喔! 就是在五號的巷口喔!
     老爺騎過了五號再踅回頭淡淡的說著:「先騎過去看是幾號再回頭也不遲」
 「對厚,我又不知道在哪裡,只知道是在五號巷子裡,呵呵!

 「爸爸! ! 這就是五號巷子ㄟ但是,在哪裡ㄚ! 爸爸! 你往人多的地方去,一定有人在看曇花的,有人的地方就是了啦!   我也不知道是哪一個人家的陽台哩

        昏黃的路燈照著三兩散步的路人,巷裡並沒有駐足圍觀的人群,只有零星的路人,路邊漸漸飄來一陣幽香。 
「好香喔! 爸爸!」
 「那就是曇花了」 老爺眼睛望向二樓民宅的陽台,樓上的陽台一大片純白的花朵盛開著。
 「曇花會香喔! 那真的是曇花啊! 我沒看過,也不知道曇花會香,我要將她照下來」
     我笨手笨腳的拿出我的小傻瓜相機,摸了半天找不著閃光燈的位置。
「爸爸! 閃光燈要怎麼開啊! 找不著ㄟ! 」
 「出來前也不先摸看看閃光燈怎麼用,我哪知道」 
     老爺對著我經常如是的無理頭與無頭緒搖搖頭。


 「爸爸,你是載我來看曇花的?  還是你以為我自己跑出去找會迷路?
 「你一定會迷路的」 老爺淡淡的說。

 「喔! 我想,我家老爺應該是帶我來看曇花的吧!

      2013.0604 am6:10  半謝曇花


        我滿心歡喜的照了幾張曇花,老爺繼續騎著癟著輪胎的腳踏車,載著吵著要去尋覓曇花夢的自己回家。  今晚我見到了美麗的曇花一現,也發現了心中那朵曇花再現,雖然漆黑的夜色以及自己的傻瓜技術無法擁有曇花美照,但心中的曇花卻是美麗的。

        我們常常看待身邊親近的親人或友人,將其所給予的種種,視若無睹或視為理所當然。 諸不知那些給予看似平常,卻是你身邊最溫暖的依靠與慰藉,也是你常常擁有的曇花一現。

後記:
        今晨我又再度尋訪曇花足跡,想要印證是否真如曇花一現,果真一朵朵凋謝了的花朵倒掛在枝葉旁。 另一位早起人在門前,我跟他問好說著昨晚的曇花一現好香好美。 他說今年曇花開的特別,所有花在同一個時間盛開,這是過去沒有的現象。 我冒昧的請問是否即花主人,我說曇花花瓣最是珍貴,聽說可煮料理對氣管頗佳,花主人說他都沒有留下都分送給街坊,花主人問著我要不要。 我開心的說著不好意思,說著在樓下等他採摘。(這個時候就甭裝客氣了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3.0604 am6:10  正在為我採摘凋謝曇花的花主人

        我拿著一袋滿滿的隔夜曇花回家,老爺剛起床說著:「就知道妳一定又去拍曇花了,準備準備,我載妳上班去了!」

        我心中的曇花再現~~  我知道今晚的曇花料理將也是盛開的曇花再現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3.0604 am6:30  今晚的曇花料理食材

備註:曇花屬仙人掌科,曇花屬。 別稱瓊花,花季約於五月下旬,花期僅4-5小時,
           於夜間開花。
曇花花語:剎那間的美麗、一瞬即永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