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5月10日 星期五

[生活隨筆] 媽媽與我 (五) 媽媽! 母親節快樂!


媽媽與我系列 (五)  媽媽! 母親節快樂!

        小時候一直以為自己有個漂亮的媽媽,與外貌不登對的爸爸。記得小學時上到國語課中,老師問何謂相反語義可舉例時,小小年紀尚在學習語彙的自己馬上舉起小手說著:「我的媽媽很漂亮,我的爸爸很醜。」,只記得老師似乎當場為之語塞無以為對。 小小的心靈只知道自己有個漂亮的母親,現在也知道寵著媽媽與擁有美好心靈的父親。

        從小母親身體便不好,幾乎所有的大小家事都是父親幫忙在做。 即使說自己童年生活困頓,在家中排行老大理當照應家務的母親,婚前婚後都不需操勞,好命的媽媽好像也從來沒有因為生活經濟的不足而過著苦日子。

       小時候住過的日式宿舍,都有著夠我們玩耍的庭院,喜歡花草的媽媽,永遠在庭院內植滿各色花草。 記得幼年住過的斗六的日式宿舍裡,進門處兩旁四季輪替綻放的各色花木,與每年結實滿滿大龍眼樹,皆是路人與鄰人經過時駐足觀看的另一美好風景。  由於位於縣府後的小巷,門前的小巷是當時縣府員工早上做早操的地方,每當早操開始,總會有人刻意的藉著跳躍體操的動作,跳得高高的窺進媽媽妝扮美麗的各色花木庭園,有一回媽媽乾脆將大門打開,給那些辛苦的做著跳躍動作早操的縣府員工看個痛快。  阿姐現在想來,那些縣府員工除了看庭園內剪植美麗的花花草草外,說不定也想一窺美麗花草的漂亮女主人。 (一笑!)


        有一年母親節跟母親一同用餐,我問著母親當年為何生性不喜受管束的自己,可以安安份份的在母親的約束下渡過青春叛逆期。 母親說著我已不復記憶的當年與母親的對話。

        我問媽媽:『為何別的同學放學後,便可以出去玩。 我卻必須要回家?』
        媽媽說:『妳是要給媽媽管,還是要給自己管』
        媽媽說當年我想了一下,說著:『還是讓媽媽管好了』

        因此從小到大回到家的第一句話便是:『媽!我回來啦!』
因為媽媽永遠在家中等候孩子的歸來,而回到家也從來不曾擔心家裡無人應門。

        高三那年舉家遷往台北,媽媽的花園只能由庭園轉到公寓前後陽台,花種無法像在中部居住時可以有多項選擇,因此媽媽僅選擇她最喜愛的蘭花養植,前後陽台也全部種滿了依不同季節開放的蘭花。 阿姐現在家中前面陽台的蘭花,全都是由媽媽家搬過來栽種的。

        剛搬到台北時,媽媽除了養蘭花,那兒都不會去,連公車也不懂得搭乘,出門都要我們姐弟倆帶領,自從我在大一那一年帶著媽媽到女青年會參加有氧舞蹈課程,從此之後媽媽多了一項樂趣也多了一些朋友,媽媽開始像上班族一樣的,甚至比上班族還勤快的僅跟著健身中心的休假日休息,每日規律的到健身房運動做瑜珈。已七十八歲的媽媽一點都不像銀髮族,身材仍玲瓏有緻,動作仍俐落確實,媽媽是健身房裡的名人,是大家嚮往的生活與銀髮典範。

(今年的母親節家中陽台盛開的從媽媽家帶回的蘭花)


        這週是五月的母親節週,小貓已於上週回家與阿姐共度母親節,我也已早早與母親相約吃飯購物樂。  阿姐想著自己成長過程中在母親的身教言教下,安然度過生命中的起起落落,生命裡因著媽媽的睿智帶領,走過了迄今人生歲月。

        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,願以媽媽為典範,那不疾不徐、不慍不怒,希望自己也能成為更有生命喜悅與生活智慧的媽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