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4月22日 星期一

[生活隨筆] 攝相好比修行


攝相好比修行


阿姐有個更愛碎碎唸攝影的同學,除了在攝影協會開課,還有個趴趴走攝影社,之前有事沒事就會Skype阿姐一下,說要偶爾放下忙碌的腳步,與美好的景物為伍。  過去的照相以自我感覺良好的喀擦為主,舉凡生活上的食衣住行,只要認為可拍想拍,在相機數位化後更是不加思索的喀嚓喀嚓。

最近終於跟著我那同學老師,加入了他的隨興可行的趴趴走攝影社,開始我的攝相感知學習,才知道過去的照相可稱為生活紀錄照,與所謂的攝影有著不同的差異。

但是阿姐還是不想學專業攝影,仍想繼續我的傻瓜相機傻瓜拍,同學老師說拍不好,不要牽拖相機不好,而是自己沒有好好的了解設備,以及善用相機的所有功能,於是開始多了些心思去了解傻瓜相機的使用。原來古人說的工愈善其事必先利其器,確實有他的道理,原來手上的器,若沒有好好的使用,只能讓它止於基本面的操作,若能了解並善用它,它所能發揮的功能與功效,便不止於基本面,若能熟捻的操作,甚至可達到佳境。

我們常常在事情作不好或不順時,會找些理由與藉口,卻鮮少先觀看自己是否熟悉或能善用自己擁有的設備與資源。

我的同學老師說,攝影即修行,因為要攝影,必須將許多的觀念與想法改變,必須多一些觀察,多一份想像,多一點耐心,多一些體力。

        你問我最近在忙甚麼? 我說,我在學攝相修行。  為何不說攝影要說攝相,下回再說分明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