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3月28日 星期四

[生活隨筆] 尺八。老人。紅線

尺八。老人。紅線


        孔廟中庭吹著尺八的老人,一邊吹著手上的 樂器,一邊輕輕的含笑點頭致意,我輕輕地合起雙手鼓著掌,向老人致意。

        老人:好聽嗎?
        我說:好聽。 您吹的是簫嗎?

        老人:這是尺八,是一種日本樂器。 (註:尺八為笛子的一種,在唐朝出現,後來傳到日本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成為日本古典音樂的代表樂器之一,在日本成型時間為江戶時代。  摘自維基百科)

        我說:這笛聲好美,在這中庭剛好有迴音迴盪,更是好聽。
        老人:就像餘音繞樑,對吧!  (老人笑開著說)
     
        老人繼續吹奏著他的尺八,一位推著輪椅的老人在旁邊靜靜地坐了下來,老人輕撫著輪椅上的老伴,用著關愛的眼神與輪椅上面無表情的老伴對話,那柔和的眼神跟那笛聲一樣,厚實又溫暖,餘音繞樑心生迴盪。



        老人:我已經吹了五十年的尺八了,我到處都有去吹奏的喔!我出過六張的CD。

        老人將他的CD曲目以及他的報紙報導拿給我看,同時對著旁邊的老人說著話。

        老人:出來走走比較健康,空氣也比較好喔!
        老人:我小時候住在這附近,現在我每天早上來這裡吹給孔夫子聽。下午去北投文物館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吹給人聽。

        老人笑了!  我也笑了!



        老人推著輪椅走了,穿過繫滿著祝福木片的紅線,紅線載滿著寫著滿滿祝語的祝福。

        老人推著輪椅上的老伴,走過前世今生月老繫上的紅線,老人推著輪椅上的老伴,無怨無悔的伴著,共度今生今世的幸福。